关于宠爱的一切

转自宠爱创始人在知乎上的回答: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1370782/answer/18026304

几年前的我肯定无法想象今天的我会做宠爱这样的产品,当时的我视金钱如粪土,把妹基本靠情书,觉得爱情这么神圣的事情不能被金钱玷污了,觉得那些讨论爱情与面包问题的人都是傻x,面包算个球问题!
我也不能确切地记起一切的转变是如何发生的,但的确回忆不起有什么转折点之类的,大概就是潜移默化,价值观慢慢发生了改变。虽然我还是跟当年一样没钱,也许精神上也没有当时那么纯粹,但是我对自身的转变还是很欣慰的。在我遭遇过去曾经唾弃不已的事情时,我会尝试去思考、去理解,而不是一味地鄙视,结果我发现自己过得比从前更加地坦然。
我相信,解决所有问题的第一步,是尝试去理解这个问题,设身处地地从当事者角度去思考,去体会。比如拜金的问题,我觉得这是一个关于选择的艺术的问题,某些人可能有比金钱更有“深度”的崇拜,但并不意味着拜金就是不好的,很多人只是懒得去思考那么多,因为选择崇拜金钱是最简单、最容易做出的选择。我觉得这类问题是没有是非对错的,只有个人选择的问题,只有你喜欢或不喜欢,接受不接受的问题。
当然拜金可能会导致一切向钱看的风潮,很多人担心会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,比如为了赚钱不择手段(违法犯罪),比如伦理、道德的丧失,我个人觉得这属于社会转型期所必经的阵痛。说到底,谁不愿意过得轻松快乐,谁又愿意遭受那么多冷眼呢?我想每个人都有他的苦衷,有人选择坚守,有人选择转变心态、转换轨道,难道你能说他们错了吗?

不好意思,说了这么一大堆废话,回到宠爱这个产品,去年我参加了一个叫“Lean Startup Machine”的创业活动,宠爱的idea就是在参加活动期间想到的。当然这跟我之前接触的一些产品有一定关联,当然还有豆瓣上满满的征人帖。于是我想“为什么我们不能付费给约会对象呢?”。紧接着我做了一些市调,做出了最早的产品原型,找到了豆瓣的老男人小萝莉组合作,后来的一切证明我的想法是可行的。于是就有了你们今天看到的宠爱。
关于某些产品功能的设置,我想做几点说明:
1. 为什么我们出售手机号?
因为我觉得一个愿意公布自己手机号的女孩子,一定是有强烈的约会需求,或者是比较好约的。当然并没有歧视难泡的女孩的意思,这只是宠爱的战略与用户定位的问题。而且这个战略今后是可能会转变的。
2. 为什么你们不做应用内互发消息,而在接受约会之后直接显示手机号?
这点部分原因与第一条相同,另外我们觉得已经有扣扣、微信等这么多沟通工具,我们只需要帮助双方确定约会意向就好,没必要再画蛇添足了吧。
3. 说了这么多,你还是没说为什么约会要给钱?
好吧,很明显会提这个问题的并不是我们的目标用户。不过我还是解释一下,我个人觉得钱是你劳动所得,所以你愿意付钱给对方约会,绝对是能代表你想跟对方约会的诚意的。简单点理解的话,这跟你买礼物送给对方是一样的,只是送礼物还得考虑对方喜欢不喜欢的问题,钱的话,我相信大部分人都喜欢吧(虽然很少有人直白地说出来)。

最后我想说下,自己平常会给宠爱的用户打电话做回访,我感觉用宠爱的男士都普遍成熟、稳重,清楚知道为人处事的原则,而宠爱的女用户都基本是单纯、善良充满好奇心的孩子,感兴趣的就快来宠爱体验一下快捷、高效的约会方式吧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PS:说个题外话,今后宠爱的盈利(至少属于我个人所得的部分)会全部用于慈善事业,我相信慈善是值得为之终身奋斗的。当然这些钱具体怎么使用现在说还为时尚早,但是你们可以相信,我是一个美好的人,也热爱做美好的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关于宠爱的一切》上有1条评论

  1. Pingback引用通告: 约会应用允许用户付现金约会,否认是三陪服务 | 神码如诗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